若梦——炭烤妙龄鸽

最近半死不活状态( ॑꒳ ॑ )
爬墙飞快,产粮龟速……
没有弃坑!
是坑太多了,想看哪一篇可以催我

在b站发现by48新成员
林大宇
一个非常讲义气的渣男+小混混
(穿得还很gay)
为了帮兄弟还欠大哥的钱,去泡了大哥的女人还想骗她钱。
另含捆绑playhhhhh

av33722995

av33722995

[丑贤/生贤]大画家和他的小丑先生(上)

ooc严重
R18
我懒得排版了
朱一龙幻乐之城观后感
贫穷小丑罗浮生x风流画家杨修贤

私设为罗浮生小时候被马戏团“收养”。

故事的主角杨修贤是个风流画家。他有自己的一栋小洋楼,楼里的一切都乱糟糟,一不小心就会踢到画或者酒,都挺值钱的。于是乎大画家纵使沉迷风月,也都只沉迷的楼外无边风月。
杨修贤以为他的人生轨迹也就这样了,画画,喝酒,做爱,然后哪一天死了,他的画就要变得价值连城了。
对于杨修贤来说,故事的起因是小丑先生的剪影轮廓太好看。
第一眼,高亮的舞台灯光直接把小丑的影子印在了杨修贤的脑海里。
所以他在人声尽散后折回,递给罗浮生一瓣玫瑰花,在罗浮生耳边小声的说:“小丑先生,我可看见你偷偷往口袋里装钱了哦~”
颜料把面上的红晕遮的太干净,于是大画家的玫瑰花只换来了小丑先生的落荒而逃。
然后他看着小丑的背影哈哈大笑。
于是后来的每一天,他都会带一个穿着旗袍的美丽小姐去马戏团看表演,结束后绅士地将小姐送上黄包车,以一支红玫瑰作为临别赠礼。
但重点是他会把每一支玫瑰最动人的那一瓣截留下来,送别小姐们后又折返,把花瓣赐给马戏团的小丑。
杨修贤并不知道小丑先生叫罗浮生。
所以故事的另一个主角罗浮生是个小丑。他很小的时候被马戏团团长收养,于是就在马戏团里长大,虽然团长对他也就比对那钻火圈的狮子好一点,他还算是顺顺利利长大了。
两年前他继承了团里老小丑的衣钵,原因是老小丑演不动了,只能改当个卖票喂狮子的混口饭吃。
罗浮生以为自己的人生轨迹会和老小丑一模一样,他又不甘心那样,但他只是一个小丑,他又能怎样。困苦与不甘催生了孤独,罗浮生的孤独像一个空荡的玻璃瓶子。
对于罗浮生来说,故事的开始应该是——有一天,马戏团的巡演突然开到了龙城,突然出现的一个奇怪的客人会在散场后又回来,给他一瓣红玫瑰。有时伴随花瓣的是调情的言语,有时是杯盏里的酒液。
罗浮生给这位客人的回报有时是一个慌张失措的背影,有时是卖力的滑稽表演,总之他总能做好小丑的本分——把客人逗笑。
罗浮生并不知道他的客人叫杨修贤。
他只是把玫瑰花瓣安置在一个玻璃瓶里,边看着玫瑰花一点一点把瓶子染红,边审视自己那也一点一点被占据的心。
必须承认他心动了,非常心动,但他不敢行动,他也没法行动,毕竟他只是一个小丑,他又能怎样。

杨修贤把小丑安置在画里,或者说他用笔触与颜料把小丑先生锁进他的画里,因为他很生气,他从未试过追求一个人那么久,还停留在暧昧阶段。
也许,要投下足够一颗石子,平静的湖面才会起涟漪。

他今天没来,散场了仍然没有来。罗浮生站着等他,等着等着不知怎的蹲了下来,蜷在在宽敞的舞台上显得像只被主人抛弃的小狗崽。
一朵玫瑰花伸到他面前,他猛地抬头,却看见一位漂亮的小姐,于是他还蹲着,没有接过玫瑰花,也没有起来。
“杨少让我转告你,他以后不会来了。”
“为什么?为什么?”
罗浮生抓住了小姐的手,小姐本想甩开,却对上罗浮生泛着水光的桃花眼。再厚重的妆也遮不住他的一双明眸和一汪深情。
小姐叹了口气,迟疑着开口:“就……就你们马戏团那老板……”
“什么意思?”
“唉……我真的不好说了。”
漂亮的小姐走了,她带来的玫瑰可怜地躺在地上,被罗浮生盯着看。
罗浮生盯了很久,小丑先生也看了很久。他捡起了地上的红玫瑰,煞有介事地装进胸前的口袋里,然后他站起来,然后他走出去。
小丑先生把马戏团团长给打了,战况很是激烈,激烈到小丑先生唇上的红向左开裂,弯弯的一道红裂到耳畔,和右眼下黑色的泪遥相呼应。
小丑先生打人的时候没想那么多,他没想到杨修贤就在他的房间等着他,也没想过杨修贤会鼓着掌说“小丑先生,我可看见你偷偷打人了哦~”。
所以他关上门,就愣在了那里。直到杨修贤一步一步靠近他,直到杨修贤从他胸前的玫瑰花上掰了一瓣,直到杨修贤用花瓣抵着他的唇在他右脸上也用红画了一道弯。
他还是愣在那里,看着杨修贤丰润的唇张张合合,说出“一枚花瓣其实可以换一个吻呢,小丑先生”这样的混账话。
他有很多玫瑰花瓣——鲜亮红艳,馥郁芬芳,温润软糯——如同他的唇。那些玫瑰花瓣,在这些时日里,尽职尽责地瘙痒着他的心,逼迫着他去回味,回味杨修贤指尖触碰他肌肤引起的颤栗。
他不想当杨修贤的小丑先生了,他想当杨修贤的先生。所以他脸上的色彩擦去。
杨修贤直勾勾盯着他的脸看,然后一把掀了他装玫瑰花的玻璃瓶子,艳红的花瓣在逼仄的小房间里飘飘扬扬落下,杨修贤说着“你这张脸能抵一片玫瑰花田”吻了他。
杨修贤的红唇果然温润软糯,果真馥郁芬芳。他喘着气念出自己的名字:“罗浮生。”
杨修贤笑了,他说:“好的,小丑先生,我叫杨修贤。”
“……修贤。”
“对,今晚我叫杨修贤。”
今晚。罗浮生在心里重复。
杨修贤的手主动勾上罗浮生的脖子,然后罗浮生的唇缠住了杨修贤的舌。
罗浮生仔细的品尝着杨修贤的甜味,灵巧的手解了杨修贤腰带从衬衣下摆钻进去感受杨修贤的体温。
大画家不甘示弱,主动用腿夹住小丑先生的腰,整个人盘在罗浮生身上。于是他很顺利地被罗浮生压倒在那张洒了玫瑰花瓣的的床上。枕头上扑过来的罗浮生的味道淹没了杨修贤,又或许是罗浮生热辣的吻让他晕头转向。他使不上劲,完全丧失了平日里在性爱上的主动权。
这不公平。他想。
罗浮生简直是在用美貌迷奸他。
铺了玫瑰花的地板上又落了几件衣物,杨修贤身上还没被脱掉的大概是袜子。
罗浮生及其认真的执行那一句“一枚花瓣换一个吻”。他快用吻把杨修贤点着了,杨修贤裸露的肌肤呈现一种色情的粉色。
前戏铺垫了一个世纪还不进入正题,杨修贤开口催促,“继续啊,我的小丑先生……”
“……我不会。”
“罗浮生你……”原来是个处啊?
杨修贤没有想到那么好看的人还能是只童子鸡,这不科学!
“好吧好吧……你这有能当润滑的软膏嘛?”
然后他们从床上下去找,找了一圈没找到。
没找到?!
“艹!”

dbq车没开起来,
想吃肉可以去看我前面那两篇生贤pwp

其实我写文初衷就是想吃到100%合自己心意的文。
很多文章写的确实非常非常非常好,但是几乎都总会有那么一点点让我感觉“emmmmm”。
其实我这个人很好笑,舍不得自己喜欢的角色受一点委屈,但是又坚持一帆风顺的爱情是泡沫,所以我又想让他们尝酸涩又不舍他们受委屈。所以这个度,很难把握。
有时候我会为了好文调整这个度。没办法呀写得太好了,虐也接着吃。(其实写的虐是一种本事,有些太太只言片语就能把我拽入一种酸涩的氛围里,着实佩服。我个人超喜欢那种情感上的虐,受不了行动上的虐。我总觉得他们那么相爱,无论如何舍不得下手的,至少我舍不得。)宝贝受了委屈怎么办呢?自己脑个写个小甜饼补一补好了。
大半夜的写这个是因为吃了不对心意的粮了。但也有提醒自己的意思。
虽然不是为了热度写的文,但我的创作热情很受热度影响,主要是受打击。(热度实在惨淡,让我忍不住想我的文真的就这么差吗?我辛辛苦苦写的文,反复修改才拿出来的作品,原来就没什么人喜欢。)
唉,其实我不觉得自己在意热度有错,但我也希望自己能够记住写文的初衷。唉我这人果然还是很好笑。不过人不都是矛盾体嘛233

【生贤】花明月暗(pwp)

花明(可点)的后续月暗,
又名《没有人这样求婚的》和《为了哄老婆,我自己绿自己》

ooc严重哦 
跟上篇有点像都前面有一点点虐哦
是送给喵喵 @蠢喵忘了密码 的把生哥中枪吐血甜回来的文。

上车——月暗

《菩萨蛮》李煜
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

《可惜我是水瓶座》
拿来长岛冰茶换我半晚安睡

节选自《无人之境》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叫太易动情
但我喜欢这罪名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共你隔着空在秘密通电 挑战道德底线

我信与你继续乱缠 难再有发展
但我想跟你乱缠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似进入无人境
整个约会情调幽暗似地下城
还是算温馨
月亮总不肯照亮情欲深处那道背影
你我像快快乐乐 同游在异境
浪漫到一起惹绝症
不想说明 只想反应

“砰——”
一声枪响。
然后是,血,从腹部的创口欢快地往外涌,从罗浮生身体里源源不断地往外冒,也从他嘴角涓涓滴滴往地上流。
于是,血,红色的血,淋漓的血,也从杨修贤破碎的心往麻木的身体里淌。
杨修贤最近总在梦中醒来,不是被突兀的枪声惊醒,他是被血涌上口舌鼻腔那种无法动弹无比绝望的窒息感掐醒的。
因为梦里,罗浮生总是为了救他受伤,总会在他怀里死去……
梦就是醒来之后明明什么都没有发生,却又什么都发生过了。
他好难过。
不得不再一次感叹自己真的是栽罗浮生手里了。说起来自己还因为他得了个花吐症,不过罗浮生也栽自己手里了,不然花吐症怎么好了呢。
第三次半夜醒来急切地想确认罗浮生还安好,却只摸到另外半边床上的凉意。哦,他又忘了,罗浮生被他赶走了。
所以他到底该拿罗浮生怎么办,舍不得离开,又舍不得留下。留下来,梦会不会成真啊?

鲜血淋漓的噩梦和罗浮生被赶的起因是同一件事。

“杨少爷!少爷!”罗诚冲进酒吧,他脸上衣服上新鲜的血迹吓得喧哗的酒吧都安静了,“生哥要见你。”
杨修贤懵懂地被拉上了车,想了一路没想明白,罗浮生要见我罗诚那么急干什么?罗浮生干嘛突然要见我?罗诚身上怎么有血?罗浮生会不会……
他不敢往下想,心里却已经有万千种可能纠缠在一起,一种比一种惨烈。
他装出最凶的样子逼问罗诚,罗诚却只是支支吾吾说“生哥什么也没说,就是要见你”。
还能说话是不是代表没事?不让说是因为很严重吗?罗诚都没事,罗浮生应该也没事……不对,不对,他总是冲在最前面,总是一个人冲进重围里——他第一次见到罗浮生的时候就知道了,不是吗?
真正让他停下胡思乱想的还是罗浮生。躺在惨白的病床上,因为伤口发炎烧得脑子糊涂的罗浮生。
他昏昏沉沉,嘴却一刻不停地张合,杨修贤凑过去听,眼泪突然就止不住了。
“修贤……杨修贤……”

果然什么都没说,就是要见我。

杨修贤用尽手段才打听到,原来是罗浮生和人谈生意没谈拢,对面放狠话说“让你那只金丝雀小心着点”,罗浮生就火了,直接一枪崩了那人的头,然后舞着大砍刀把对面屠了个干净。
而罗浮生的战利品是左臂一条长长的刀口和腹部一处子弹穿透留下的贯穿伤。
他足足在医院里躺了一个月,而杨修贤也无微不至的照顾了他一个月。
回到家里那一天罗浮生饿狼出笼一般把他扑到床上,细密热辣的吻落下,他却一直冷着脸不作反应。罗浮生于是停下动作,把额头搁到杨修贤肩上,用很轻很低的声音撒娇着喊“修贤……杨修贤……”。
杨修贤最吃这一套了,每次只要他这样撒娇,接下来怎么玩都可以。但是那一天他被杨修贤一把推开。
杨修贤低着头不肯看他,靠在床头点了一根烟。
“你走还是我走?”
回答他的是“砰——”,门重重关上的声音。
像极了当晚杨修贤梦里的枪声。

罗浮生是个傻子,他总是担心自己身上别人的血留下的血腥味会吓到杨修贤,却不知道杨修贤爱惨了他身上的血腥味。
不过,这一次罗浮生自己的血染出来的张牙舞爪的血腥味,成功的吓到了杨修贤。
三天了,罗浮生被杨修贤拒之门外至少四次,可是赶走了罗浮生赶不走噩梦。
杨修贤决定去买醉,毕竟一醉解千愁。

“生哥,杨少爷出门了,去了东城区他朋友那一家酒吧。”
“嗯,我知道了。”
罗浮生今天还没有去找杨修贤。他坐在宽大的沙发上,手里把玩着那枚仍未交出的指环的指环,茶几上敞开的盒子里装着另一枚——这是他单方面许下的承诺。
但他在思考,还要不要去找杨修贤。
如果他放他走,他会……幸福么?

“哎哟!稀客啊哥。”
“老王。”
“来杯子龙?”
“嗯,长岛冰茶吧。”
“啊?行。”
心里已经够苦了,他不想再来点苦的东西了。
几杯长岛冰茶能换安睡?八杯吗?

杨修贤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那栋小楼的,只知道自己一开门就被压在墙上吻。
压着他的那个男人仿佛想舔干他嘴里掺着酒味的津液,唇齿交缠翻搅吸吮撕咬仍不知餍足。
直到杨修贤掐住他脖子推开,半眯着眼看他,看着他说:“罗浮生你不是死了吗?你死了还来找我干什么?人鬼情未了啊?”
一连串胡话问得罗浮生晕头转向之时,杨修贤突然又摇摇头,松了手,跌跌撞撞往里走。
“不对,不对。那是梦……是梦。是在梦里死了。不对……还是不对,你是谁?你在我梦里,怎么又没死?”
他跌坐在地上,两条腿叉开抵着墙,手软绵绵的指天画地。
脑子浸在酒精里的杨修贤怎么也想不明白。但罗浮生明白了,他突然想明白了,原来杨修贤这辈子,早就只属于他罗浮生一个人了。
————————车见链接————————
他们就这样黏黏糊糊昏昏沉沉相拥着睡去,好似今夜他们不是自己,而只属于彼此。

第二天杨修贤睁开眼,承受身体各个地方传来的疼痛,竟连宿醉的头痛都不明显了。
他吃力的坐起来,手按压着太阳穴。然后他突然瞄到了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突兀的多了个东西——一个和他的手指严丝合缝的银白色指环。
“卧槽?”
一开口却又被自己的声音吓到,我这声带别是废了吧……
“宝贝醒了?”罗浮生的声音从厨房传来,然后他的身影也从厨房里转了出来,端着一杯蜂蜜水。
杨修贤直把整杯水灌完才舒服了一点,他舔舔嘴唇,回味片刻,才抬头看罗浮生。他也不说话,就盯着罗浮生。
罗浮生被他看得心虚,蹲下来,抓着他的手,说:“你昨晚自己答应的,可不能反悔的。”
“什么?我答应你什么了我!”杨修贤都要被他气笑了,又突然愣住,然后不敢相信地吼:“有你这么求婚的吗?!”
深呼吸又深呼吸,还是顺不了这气,“牛逼啊罗浮生!你是真的骚啊!死变态啊!戏听多了张口就来啊!你不是罗浮生哈?和我偷情啊?你怎么那么厉害啊!”
“别生气,别生气!我……我重新求一次还不行吗?”罗浮生见杨修贤真的被他气着了,只好使出杀手锏——他一下就翻上了床,毛茸茸的头发蹭着杨修贤的肩头和颈侧,“修贤……杨修贤……”
等到杨修贤的呼吸平稳了许多,他才抬起头,望着杨修贤的眼睛,缓缓开口:“修贤,其实戒指我带在身边很久了,我甚至趁你睡着偷偷给你试过。我……”
罗浮生其实有好多事情要跟杨修贤说明,但他不想说明了。
“我们去国外定居好不好?我在巴黎买了房产,你喜欢吗?”
杨修贤没有说好,他沉默了一会,说:“我饿了。”
于是罗浮生几乎是跑去厨房给他盛粥。
杨修贤坐在床上,看了看戒指,又转了转眼珠,笑了。

[刚写完文有人在吗]
说来奇怪,我总是夜深人静的时候就心痒手痒文思泉涌_(:ᗤ」ㄥ)_
但是浪完了,就会睡不着qwq
之前撑到天亮了才终于睡着来着……

4:42刚刚为一个精彩的脑洞写了一千字大纲。睡了睡了

【生贤】分手鬼才杨修贤(沙雕段子)

        在第三次闹分手被罗浮生艹改口后,杨修贤终于醒悟,想分手,还得让罗浮生——洪帮太子爷,玉面阎罗,美高美话事人……妈的罗浮生怎么那么多头衔。
        总之,杨修贤灌了几杯深海炸弹后,灵光一闪想出来一个让罗浮生自己开口说分手的绝妙主意。
        杨修贤觉得自己简直是分手鬼才!于是他兴致勃勃跑去隆福戏院堵罗浮生了。

罗浮生:宝贝你怎么来了?
杨修贤:你别管,回答我的问题就好了。
罗浮生:啊?
杨修贤:八下面一个刀是什么字?
罗浮生:宝贝你醉了吧?
杨修贤:你不识字是不是!?快说!
罗浮生:行行行,分字,分。
杨修贤:那你平时砍人用手还是用脚?
罗浮生:……手啊……
杨修贤:好!这可是你亲口说的啊!我们正式分手了。
         杨修贤说完转身要走,结果左脚绊右脚差点扑街,幸好罗浮生手快捞了一把。
         这次闹分手事件也没有掀起多大波澜,就跟以往一样,以杨修贤被日得喵喵叫为结尾。
         可以说是非常标准的打情骂俏了。

灵感来源 微博热搜 分手鬼才

我:半夜睡不着看见微博热搜[分手鬼才]笑死我了。
但是谁敢这样跟我分手,我要写一本几百万字的长篇巨著来骂他,才能解我心头之恨!!!
大家应该能看出来贤贤不是真想分手,就是生哥跑去听戏他不开心了,然后喝多了尤东东附体什么的吧?

[占tag抱歉]解迷点梗~

迷题关于我的生贤pwp系列 命名为 花明月暗

上篇为 花明 ←_←非典型花吐症pwp

下面是下篇  月暗  的预告(立个flag,五天内发)

节选自《无人之境》
这个世界最坏罪名 叫太易动情
但我喜欢这罪名
飞天遁地 贪一刻的乐极忘形
共你隔着空在秘密通电 挑战道德底线

我信与你继续乱缠 难再有发展
但我想跟你乱缠

惊天动地 只可惜天地亦无情
似进入无人境
整个约会情调幽暗似地下城
还是算温馨
月亮总不肯照亮情欲深处那道背影
你我像快快乐乐 同游在异境
浪漫到一起惹绝症
不想说明 只想反应

迷题:
1.下篇是什么梗的pwp呢?(下篇发出前有效)
2.花明月暗的出处?(下篇发出后仍有效)

任一问题第一个答对的宝贝可以点梗哦
或者不是第一个,但是两个问题都答对了的也可以点梗

(限巍澜/生贤)

9月18号22:00——游戏已结束,虽然没什么人玩

[生贤]花明 pwp 非典型花吐症 甜饼向

庆祝生哥上线~
异父异母的姐妹们|•ω•`)我搞杨修贤啦
直接点或评论,看不清或翻车请通知我
ooc请见谅,不见谅的我就骂回去(◦˙▽˙◦)

点我上车(微博图片)

喜欢的人多我就再写,没人喜欢我就_(:ᗤ」ㄥ)_

好的这篇会有后续

后续  月暗

我就随手一截,所以是哥哥在勾引我吗?

两个生贤pwp都写了个700字开头就卡文了……什么毛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