若梦——炭烤妙龄鸽

最近半死不活状态( ॑꒳ ॑ )
爬墙飞快,产粮龟速……
没有弃坑!
是坑太多了,想看哪一篇可以催我

[生贤]男友粉转正日记08

本咕咕来更新啦

ooc警告

本章不甜_(:ᗤ」ㄥ)_


08


押走了闹事的,送走了宾客,礼貌地赶走了不嫌事大的记者,杨修贤站在那静静地看着一地狼藉,突然回头问了洪澜一句:

“罗浮生呢?”

洪澜张着嘴,却半天没发出一个音节。她要如何开口同杨修贤讲他男朋友又撇下了他,又是因为段天婴。但之前罗浮生要去帮段天婴解困的时候,她也无法开口,让罗浮生不要去。

段天婴对罗浮生多重要,她是知道的。而罗浮生和杨修贤有多腻歪,她也是知道的。

妈的两边不是人。

“他有事走了?”杨修贤主动打破这尴尬场面,见洪澜还是被定住了一般,他又开口到,“你放心,我不会怪他的,我这边又没啥损失是不是。”

“可是……那副画……”

可是墙上那副画不是被那两个被送上警车前仍不忘破口大骂“你配不上罗浮生”的闹事者用喷漆给毁了吗?

“澜澜,那副画我准备展览完送给酒店的,所以……”

“什么?那不是!”

“你听我说完啊。”杨修贤苦笑,“所以我做了保护措施,画上其实有一层类似塑胶膜的东西,这喷漆没喷到画上。”

“那……那真是太好了。”

“所以,人也没事,画也没事,就摔了几个小蛋糕,你别苦着一张脸了好不好?我最看不惯美女不高兴了。”


后来杨修贤知道了洪澜为什么欲言又止还苦瓜脸了。

然后他就没心情管洪澜的心情了。


“修贤,我回来了。给你带了你爱吃的……”

杨修贤打断了他。

他几乎是面无表情地发问:“段天婴那边不需要你了?”

罗浮生慌了,应该说更慌了,他刚刚连开门都怯生生的。

杨修贤看他这样突然觉得好笑,所以罗浮生自己也觉得他会生气,但还是去了,是吗?

一而再,再而三……

杨修贤如果还能不动声色,那只能证明他其实没那么爱罗浮生。

他很想问,想问罗浮生,段天婴对你来说,真的只是一起长大的好朋友那么简单吗?

紧张到每一次都轻易的撇下我就走。

对了,那我,我又算什么呢?

杨修贤最终还是没有问出口。也许是因为他的眼神已经帮他问了,也或者是罗浮生的道歉和承诺堵了他的嘴。

“对不起我错了。”

他那样说。

“修贤我错了,你相信我,你对我来说才是最重要的。”

他这样恳切。

“我以后绝对不会这样了,修贤你原谅我好不好?”

他这般承诺。


杨修贤不知道自己原谅了罗浮生没有,但他听到自己说:“好。”


那晚,杨修贤在罗浮生怀里做了一个美梦。

梦里罗浮生没有半途因为段天婴离开画廊,那两个闹事的在看到罗浮生和杨修贤在墙上那副画前亲吻的时候尖叫着朝杨修贤冲来。

这一次挡在杨修贤身前的不是黑脸保镖,是罗浮生。

而当闹事者破口大骂“你配不上罗浮生”的时候,罗浮生开除了他们的粉籍。

“不要打着爱我的旗号去伤害我爱的人,我不需要这样的粉丝,也不会原谅这样恶毒的行为。”

然后杨修贤就不必假装无所谓去安慰洪澜;就不用坐在沙发上等罗浮生回来对峙一般的对话;就不会明明做了美梦,脸上却留一道泪光。


他们的颜色

_(:ᗤ」ㄥ)_存着当书单


纳兰妙殊:

菲茨杰拉德,是金色——这个大概没有异议,他的小说像香槟金色的酱汁,像自助餐厅里的小型巧克力瀑布,绵密无缝隙、无休止地、香滑地流下来,什么东西伸进去蘸一下,没头没脑地就香滑了就金灿灿了。


毛姆的小说,虾粉色。虾肉刚煮熟的色泽,那个粉色鲜美得能从眼睛里一跳跳到舌头上,让人想立即给它蘸上芥末和醋。但稍微一放就老了。


狄更斯的小说是红色的,勃艮第红,山楂红,也是下雪天忽然见到有人戴红围巾那种红。


另一个我觉得是红色的是张爱玲。但她的小说的红,是人手上冻疮的红,乍看是繁华地胖着,实际是肿,表皮泛着不祥的隐隐亮光。


D·H·劳伦斯也是红色,是提香红;是拉斐尔前派的罗塞蒂画中女人的红发,那种丝丝缕缕又旺盛蓬勃的棕红。


普鲁斯特是一种黄,琥珀的晶莹黄,有时是杏果那种黄;还有水仙黄,他继承了华兹华斯的水仙黄。


勒克莱齐奥是橙色,温柔又疲倦的落日橙。


绿色属于王尔德,属于安吉拉·卡特和勃朗宁夫人。王尔德的绿色是矿物质的绿,孔雀石,绿松石,祖母绿,等等;也像半透明的绿水晶,似乎是能透过去看到人影,但也看不分明,有点变形了。安吉拉·卡特的绿色更植物,藤蔓与苔藓的绿,绿得酸涩的青柠檬的绿,绿得发苦的苦艾酒的绿,绿到非常绿的时候,变成带着荇藻腥气的冷水池塘。


勃朗宁夫人也绿,不过是绣出来的,在亚麻布上极细密有致的绿丝线针脚,排列成青草、茛苕叶花纹、树林。


海明威的小说是钢青色的,steel blue,有着纵横的陈年划痕,冰凉,使人镇静的颜色。


罗曼罗兰,是普鲁士蓝,还有毛呢料子那种自带温暖的藏青色,想把脸颊和手掌放上去。


帕斯捷尔纳克的小说,蓝紫色。雪后的早晨出太阳了,屋子后面阴影投在雪地上,白色上映出的蓝紫色。而厄休拉·勒奎恩的小说里有一切、所有的蓝色,靛蓝,钴蓝,品蓝,道奇蓝,鼠尾草蓝……


菲利普·迪克的小说,黯紫色,不是浆果的甜紫,是高锰酸钾的紫,紫到让人心神不宁的紫。


狄兰·托马斯的诗是灰色,风卷着饱含雨水的云在空中走动,他是云的灰。安徒生的童话是灰鸽子羽毛的轻盈的灰,望着它一路飘落,落到手心里的时候,它就不能飞了。有一次我遇到一种颜色叫庚斯博罗灰,也可以给安徒生。


契诃夫的小说是赭色和驼色的,像松树上的松塔,被无尽的、苍绿的松针围绕着。


罗伯特·安森·海因莱因是银白色的。


黑色是埃勒里·奎因,黑色也是赫塔·米勒。奎因的小说是黑丝绒幕布的黑。米勒的散文和小说则有一种煤的黑色,不是已经被赋予形状的蜂窝煤或煤球,是山中刚开采出来的大块大块原煤。盯着它看,看到黑的同时,也看到黑里面蕴藏着火的金色。


有一种颜色叫雾玫瑰色,Misty Rose,我把这个颜色献给博尔赫斯。






……能闭上眼睛想到颜色的小说诗歌很多很多,以上只是随手列举,大致排成一个光谱。


但有很多作者和小说,我感觉不到它们的颜色和气味,就像吸进了厨房的油烟气,但嘴里没尝到任何东西,肚子还是空空荡荡。


我把它们叫做“不好的小说”。


因此我的主张是:写有颜色、有气味、有腔调的小说。


要让读者读完你的作品,闭上眼睛,手指舌头脑袋里一下就泛起它的颜色。




---------------------------------------




这是上上星期去南京的一个笔会的发言稿。命题是“我的文学主张”。不知道怎么写,就写了一段“论颜色”。


反正这种东西每人感觉千差万别,谁也不能指责我说得不对。XD




会后聚餐时,一个上海的女作家跟我说:你觉得毛姆是粉色的?我觉得他是红色的呢。他那么刻薄,怎么会是温柔的粉色?


我笑嘻嘻说,嗯,有道理!



试图拥有

不吃居肉的巍澜路人粉:

目前余货清单如下——

【朱一龙】

(肯德基海报)许你浮生若梦:15

(肯德基海报)帕尼尼横版:3

(肯德基海报)帕尼尼竖版:14

(肯德基)餐盘垫纸:51

(肯德基)券包卡:2

(肯德基)桌贴:24

(味全)小册子:1

长卡片:21



【白宇】

(肯德基海报)北海道冰淇淋:22

(肯德基海报)气泡咖啡横版:10

(肯德基海报)气泡咖啡竖版:9

(肯德基)桌贴:8

(肯德基贴纸)抱冰淇淋:7

(肯德基贴纸)骑冰淇淋:14

(肯德基贴纸)坐冰淇淋:1

(肯德基)甜品明信片一袋5张:9(套)

(肯德基)圣诞牵手杯:18(大杯)、9(小杯)

长卡片:16


想要得到很简单

转载本篇文

扫码置顶图片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

并且同时也关注我的lof

送出以上任意选五样!

注:肯德基系列除餐盘垫纸

其他只能一个id选一张

邮费自付

双12公布第一波中奖名单【3位】

眼熟有效!😘😘😘

希望能送给真正喜欢巍澜和需要巍澜的姐妹~

开奖时若发现有不符合规则者则重选

开启花式转载吧~🤣🤣🤣

Part of the journey is end.
吃完草莓看的预告,
想起Tony给草莓过敏的小辣椒买过草莓。

《海王》观后感
  

好看
[下面可能也许涉及剧透]
















抢别人未婚妻是父子相传的。
被抢未婚妻也是父子相传的。

这是我爸爸传给我的蝠鲼刀。
这是我爸爸传给我的绿帽子。

[罗勤耕x冯庸]少帅和他的小管家(一发完)

混更小段子,原梗为微博上那个图。

我会在评论贴个链接。

01

        一天,刚从国外回来没多久的冯庸少爷,应该说冯庸少帅,四处溜达熟悉环境的时候,捡到了一个脸上带着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美人儿。

02

        美人儿醒了。

        原来美人叫罗勤耕啊,真好看。

        我们的冯庸少帅盯着美人的长睫毛这样想到。

03

        罗勤耕说他是教书的。

        冯庸说府里不缺教书的。

        你给我暖床吧。

        冯庸没敢这样说,他怕罗勤耕被吓到,跑了怎么办。

        你在府里当管家吧。

        管家:少帅……我……

        冯庸:行行行。勤耕你当小管家叭,专门负责我的大大小小一切事物。

04

        于是少帅去哪都带着他的小管家。

        但是有些地方带着小管家去太不方便了,比如说青楼。

        于是他就不去了。

        因这,汉卿对汉卿发了好大一通脾气,重色轻友云云。

05

        少帅很郁闷,他的小管家罗勤耕是榆木疙瘩做的吗?自己表现得还不够明显吗?

        冯庸郁闷的睡不着,他在沙发上少帅瘫,一抬头发现身后站了五个小丫鬟和一个小管家。

        “干嘛呀你们?”

        “少帅没睡我们不敢去睡。”

        “……哦”冯庸磕了颗瓜子,说,“那给你们两条路,一陪我睡,二滚去睡。”

        丫鬟们:我选一!!!

        罗勤耕:你们再说一次。

        丫鬟们:好的,我滚了。

        “少帅晚安。”

        丫鬟们一个一个一个一个一个的退出了房间。

        “您早点休息。”

       罗勤耕抬腿准备往外走。

       “站住!我还没让你选呢。我也给你两条路,一陪我睡,二和我一起睡。”

06

         罗勤耕:有辱斯文。(发出沈巍的声音)

07

         冯庸发现罗勤耕是个骗子,他在床上一点都不斯文。

08

         冯庸发现罗勤耕是个大骗子,他根本就不是教书的,他居然是个混黑道的。

09

        罗勤耕你个大屁眼子!!!!你居然跟别的女人有了那么大一个儿子!!!!

我居然错过了肆月的福袋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满地打滚]

[生贤]男友粉转正日记07

高数作业英语作业都没写,

就敢吃炸鸡写生贤hhh


本章有澜澜和东东。

姐妹聊天占了一大段,有点水我知道_(:ᗤ」ㄥ)_

下章有个剧情点,再下个剧情点贤贤就要跑了。


07


        “东东,我到了,几楼啊?”

        “哦,你等一下,我下来接你,没工作证你上不来的。”

        “行。那我挂了。”

        明天是杨修贤第一次在国内办的画展开张的日子,会有个简单的剪彩仪式和鸡尾酒会。尤东东听说后就给他做了一套衣服,今天杨修贤就是过来拿衣服的。

        “澜澜?你咋也在。”

        东东带着杨修贤进来的时候,赵云澜正对着镜子假装整理袖扣,骚包的不行。

        “来试老子的结婚礼服啊。羡慕不。”

        “……不是还有两个月,那么早就试?”

        “你就是嫉妒杨修贤,到时候老子婚礼你还是一个人出席真的是好惨哦。”

        “屁!你爸爸我可是泡到了影帝的人。”

        “是是是,追星追到床上也就你了。就是不知道你对昨天那个[杨修贤 绿]的热搜有啥看法。”

        “……你才绿。”

        热搜的事,昨晚洪澜打电话过来嘱咐罗浮生不要理会,官方已经回应的时候,他们才知道。


洪鹄娱乐:关于近日我司艺人@罗浮生V @段天婴V及我司CEO@洪澜V的照片,五天后我司将召开新闻发布会……期间所有跟踪偷拍造谣生事等侵犯我司人员隐私权名誉权的行为,我司将保留追究的权利。


        而罗浮生跟他解释说,他和洪澜一起陪段天婴去的,因为段天婴要跟那个人渣离婚。他们都是一起长大的,段天婴是他很重要的人。

        好叭_(:ᗤ」ㄥ)_你都这样说了,我只好不介意了。

        虽然杨修贤的心胸并没有那么宽广,但是不能在赵云澜面前丢了气势。

        “赵云澜你放心,你要是家暴沈巍,爸爸我也会陪沈巍去ABO权益中心的。”

        “艹,老子才不舍得。”

        一旁的东东插嘴到:“不一般都是omega被家暴吗?”

        “……东东,你真可爱。”

        “哦,对喔,沈教授怎么可能舍得打澜澜呢。”

        杨修贤看见一脸陶醉连连点头的赵云澜,翻了个白眼。

        “东东你干嘛说出来啊,你看赵云澜那嘚瑟样。”

        不得不说东东在设计上确实很不错,给杨修贤设计的这一套非常适合他。高腰直筒裤勾勒出杨修贤的极品身材,V字领开口的白衬衣突出了杨修贤的锁骨和骚。

         “东东业务能力真棒,这都不用改了吧。”

         “这里还是有一点不合身,你脱下来我改一下。”

         “ojbk。”


宝贝浮生:修贤你在哪呢?

你:我在跟我的娃娃亲对象还有我从小一起长大的好兄弟一起试衣服[贤贤澜澜自拍图]

宝贝浮生:我现在来接你。

你:噗,他们也是omega啦

宝贝浮生:……那我也要来。我定了餐厅。

你:[定位]

你:到了叫我,你上不来。


        罗浮生吃醋了,那是不是意味着,杨修贤因为段天婴吃醋是应该的。可好像又不太一样。

        人家都结婚又要离婚了……不可能的事,你还在这里乱吃醋,真没同情心啊,真没出息啊杨修贤。







东东给杨修贤做的衣服参照Tiffany宇


电脑播着孙子兵法,嘴里吃着夹了乌梅的圣女果,手里剥着栗子式码文。